能告诉我一下你的名字吗?你的要求我答应

时间:2020-06-0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我们按照比斯麦尔信中的描述,在许牧的带领下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奴隶市场关押角斗士的地牢入口,在蝶儿的暗鹰之眼和月影姐妹的潜踪术的帮助下,很快就把地牢入口半径二百米内的所有五十多个守卫送去了地狱。然后月影姐妹就消失在了黑暗的阴影中。我和许牧,蝶儿悄悄地来到了入口的房间外,里面传来了好几个人的声音,他们一共五个人,正不知死活的在里面开着赌局,丝毫没有注意到死亡的临近。见此情形我向蝶儿打了一个手势,随着墙角的阴影一阵扭曲的波动,蝶儿就从我们的眼皮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许牧疑惑地看向我,我向他笑了笑,示意以后再告诉他,然后看向房间里,里面的人仍然和开始一样正热闹地赌着钱,于是见时间差不多了,就运起乾元指的功力射向房间里唯一的魔法灯,在细细的碎裂声中,房间变得深手不见五指,五个贩奴军的家伙还在咒骂魔法灯,丝毫没有感到威胁的临近,但是死神已经向他们伸出了双手,蝶儿用她的长剑一个个的切断了他们的喉管,五人带着他们的罪恶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灯光再次亮起,蝶儿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和许牧走进了房间,看着五人的死状,我才意识暗黑一族的刺杀是多么的恐怖,如果有人能在他们手下存活下来,就可以说是值得夸耀了。看了一眼地上的五具尸体,我们三人继续向里前进,在向地牢的路上的几个关卡上的人都和比斯麦尔说的一样,他们没有一丝警惕,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喝酒赌博,都被蝶儿在黑暗中送到了地狱。在杀光最后一道门前的守卫之后,我们真正的进入了地牢,这里就是一个小型的监狱,整个地牢的通道呈一个王字形,竖着的走道贯通了整个地牢,在横着的三个横向走道两侧则紧密的排列着一个个小牢房,每一间小牢房的大小仅有两米见方,牢房与走道之间用精铁打造的栅栏分开,被关进这样的牢房,即使是黄金战士也别想轻易离开。我用断水匕首一个个的削断了每一间牢房的锁链,将所有的一百三十七名角斗士都放了出来,他们都站在了竖着的走道里警惕地看着我们,当我们拉下头盔的面罩后,众人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因为长期以来,许牧一直在指导他们,但许牧教他们最多的却不是如何杀人,而是如何在角斗中生存,如何保住对手的性命,因此每次角斗之后,死亡的角斗士极少,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因此这些角斗士都很敬重许牧。当他们看到许牧后就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并且不再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我们了。看着他们现在的样子,我知道他们大多数人都受着或轻或重的内伤,一直没有得到较好的治疗,有几个人的伤势已经严重影响了武技的进步,如果不及时治愈的话,他们的武技将不会有什么进步。我开始凝聚水元素,但他们中的几个魔法师立即发现了我的变化,也开始凝聚起元素来,其他人又一次开始警惕地注视着我,但并没有向我发起攻击。片刻之后,我凝聚的水元素已经达到了圣水灵境的要求,我立即启动了魔法,整个地牢都笼罩在了淡淡的蓝色之中,稍时,当蓝色彻底消失之后,角斗士们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们的眼神再一次出现了欣喜,而且出现了感激。这时许牧说道:“各位兄弟,我先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欧阳飞云公子,这次就是他帮我解开了封神印,我的武技也已经完全恢复了,我已决定终身效忠欧阳公子。今天我们来这里就是要救出你们,然后想请你们帮助,一起消灭奴隶市场,各位如果愿意帮忙的话就可以留下来,不愿意的等我们打下奴隶市场之后就可以离开了,各位到时再作选择,现在我们就可以出去了。”许牧说完就看向了我,我接着他的话对众角斗士说道:“各位现在还请要保持安静,我们还要去捉巫天良,各位可以先选出一个代表来做头领,带领大家安全离开,往上走时路上的守卫已经被我们杀光了,在他们的尸体上有现成的铠甲和武器,各位可以先拿着用一下,现在如果各位没有什么意见的话就可以先选一个头领,然后我们就要迅速离开这里。”众角斗士听了我和许牧的话,只是相互看了看,然后像是带头的一个中年人走到我的身边对我和许牧说道:“欧阳公子,许牧老师,请让我们也参加战斗了,我们早就盼望能够干掉巫天良了。”其它的角斗士也都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看着我们,看着他们的样子,我对那个中年人说道:“朋友,能告诉我一下你的名字吗?你的要求我答应,实话告诉各位,我们的人手不足,虽然有比斯麦尔先生为我们作内应,但我们的实力和贩奴军还是有差距,因此我们才打算要活抓巫天良。”那个中年人听了我的话高兴的说道:“公子,在下冉闵,如果公子愿意收留我,从今日起冉闵愿听从公子号令。”说完就向我跪了下来。我扶起冉闵,对他说道:“冉闵大哥不必如此,在下愧不敢当,现在我们还是赶快出去,时间已经不多了。”说完之后,我们一干人等都开始有秩序地向地面出发了。当我们到达入口的房间时,月影姐妹现出了身形,见到所有人都到了,于是我对许牧说道:“老将军, 香港精准平特一肖我看我们可以改变一下计划, 白小姐中特网必选一肖资料您就带领他们在这里先藏起来, 香港六合心水资料网我和月儿、蝶儿一起去捉巫天良就行了,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二十分钟后你们就向奴隶市场的中心攻击前进,至于近卫队那边就让影儿去通知一下,您看如何?”许牧想了想说道:“这样做是可行的,最好让若冰小姐她们攻击一下奴隶市场的正门,只要占领正门就行了。”我听了许牧的话后对影儿说道:“影儿,快去通知冰儿她们,许老将军,各位朋友多保重,我们也要出发了。”说完我就和三女快速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影儿和我们分开了,我和月儿、蝶儿三人向巫天良的住所奔去,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按照比斯麦尔的描述,巫天良这时应该在奴隶市场后院的一个叫做香舍的小楼时淫乐,因此我们的目标就是那个香舍。当我们三人来到奴隶市场的后院时,我才感觉到了这里与前院的不同,这里的戒备比前院要严密得多,而且暗哨林立。我们三人花了十多分钟,才把香舍周围的暗哨清理干净,然后我就从房顶上接近了香舍,月儿和蝶儿却是按照她们自己的方法接近香舍。当我登上香舍的屋顶时,我有一种被发现的感觉,然后就迅速地向左移去,在我原来的位置传来一阵暗器与屋顶撞击的声音,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躲得快,我就会变成刺猬了。当我隐入黑暗中之后,一个声音说道:“朋友既然来了,难道就不愿意露面吗?”然后巫天良一脸愤怒的出现在了发声的人的身边,身后还跟着二十多个护卫。我看向那个发现我的人,他全身都裹在了一件黑色的斗篷里,只有两只瘦得像鸟爪的双手露在外面,他的样子很像爷爷们给我描述过的亡灵法师,因此更加小心起来。抽出在铸剑池时欧剑成专门为我打造的一把和王者之剑造型一模一样的黑铁长剑,从黑暗中走出来,对那个黑衣人说道:“好久不见了,巫老板,真是奇怪,从来没有听说过巫老板身边有你这号人物,看来这次我真的疏忽了,你能先自我介绍一下吗?”巫天良气愤的对我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欧阳公子,公子最好把那十多个美人都给我留下,也许我还会给你小子留个全尸。”黑衣人狞笑着说道:“疏忽,哈哈哈,那你就死定了,告诉你也无妨,老夫班布里奇,你最好自绝,否则我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呵呵。”我笑了笑说道:“想要我的命,那要拿出真本事的,来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大能耐。班布里齐,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只不过记不起来了。”巫天良见我和黑衣人打起了嘴仗,公式专区早景不耐烦了,对那群护卫吼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还不快去把那个家伙给我砍成肉泥,然后就去天香楼把那些美人儿给我押回来。”那一众护卫听了巫天良的话,一窝蜂的向我杀来,看着这群只有高级战士实力的护卫,我不慌不忙的抵挡他们的攻击,并在他们的空隙之中,不断的出剑击杀那些护卫。十几个照面下来,那些护卫中已经没有几人还活着,一个个远远地把我围起来,脸上充满了恐惧。巫天良气得直跺脚,大声地吼叫着,旁边的黑衣人说道:“呵呵,不错,不错,有黄金战士的实力,真是太好了,但是今天你也死定了,我要把你练成夜魔骑士,呵呵。”说完长袖一挥,原来被我杀死的那些护卫又都站了起来,成为了由黑衣人控制的僵尸,然后就开始向我攻来,每一招都是有来无回,以命搏命的打法,但它们都已经死了,没有了思想,不会害怕,这样就发挥出了可怕的实力。我在僵尸群中不停地躲闪着,回想起二爷爷讲的对付僵尸召唤的方法,一个是将僵尸彻底消失,一种是杀掉召唤者,第三种就是用光系魔法将亡灵的灵魂粒子分散开来,那么尸体就不会再变成僵尸。我向黑衣人说道:“我想起来了,班布里齐应该是暗魔导史蒂芬的弟子,不过凭这些不入流的僵尸想杀我还差得远呢。”说完跃上屋顶迅速的凝聚了强大的光元素,强烈的光线照射到场中的每一个角落,我见到蝶儿和月儿也迅速的隐藏了起来,而那些僵尸都倒在了地上,我落到地上对黑衣人说道:“如何,这些僵尸也太差了,还有什么本事就快使出来,否则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黑衣人气的牙痒痒地说道:“小子,够狂,现在就让你看看老夫的真本事,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的死灵阵。”说完双手举过头顶,口中念念有词,不久他的头顶上空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空洞,然后就从黑洞中飞出十多个怨灵向我飘来,而每个怨灵的身上都笼罩着浓浓的黑气,而此时地面也出现了裂缝,从里面爬出了白骨兽,把我围了起来。这时黑衣人狞笑声更大了,嚣张地说道:“此阵乃是本门最强的阵法,虽然这些死灵不是很强,但以你黄金战士和那个净化术,休想生离此阵。”此时月儿在黑暗中向我打来了手势,我看到手势后,一边在阵中不停地跳来跳去,一边对黑衣说道:“这区区黑魔门的死灵阵法,还难不倒我,五十年前勇士之王攻击黑魔门时,你侥幸逃走了,后来也为大陆通缉的亡灵魔导士,没想到你会躲在这里,不过我和黑魔门有不共戴天之仇,今天你就只有死在这里了,休想再有机会逃走。”班布里齐见到我的狼狈样,听到我的话,狞笑着说道:“就凭你,想杀我还早着呢,哈哈……”他的笑声很快就停了下来,因为月儿的长剑刺穿了他的喉咙,而蝶儿一剑砍下了巫天良的双手。巫天良倒在地上不停的号叫,我身边的怨灵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那些白骨兽也变成了一堆散乱的白骨。我给巫天良止住了血,月儿二女将附近的贩奴军来了一个扫荡,然后我们三人押着巫天良向着奴隶市场的中心广场走去。在我们擒获巫天良时,许牧带领着角斗士也对贩奴军发起了进攻,这些高手对贩奴军的战斗可以是一场屠杀,他们把长期以来的愤怒彻底地发泄在了贩奴军的身上,顿时到处都有哀号声传来。而同时冰儿带着一个中队的近卫队开始了对奴隶市场正门的攻击,在冰儿、影儿高超的武技之下,正门很快就落到了我们的手里,在奴隶市场唯一的出口被我们掌握之后,贩奴军就成了瓮中之鳖。当我和三女押着巫天良来到奴隶市场的中心广场时,贩奴军已经在斯诺的率领下收缩到了广场边上的中央大厅附近,许牧已经带领着角斗士堵在了外面,而影儿也带了一个中队的近卫也加入了最后的攻势。当许牧看到我们到来之后,让所有人都停下了攻势,开始在原地戒备。而此时大厅里的贩奴军则开始骚动起来,因为我们停止进攻,说明我们在准备更加猛烈的攻势,说不守下一次进攻他们就会全部完蛋,所以更引起了他们的惊慌。我把巫天良丢在了地上,然后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声说道:“里面的人听着,巫天良已经被生擒了,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如果再不缴械投降,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里面的人显然有些慌了,但不久又回复了平静。见到此情形,我大声说道:“莫克听令。”莫克说了一声在,就站到了我面前,于是我对他说道:“莫克,现在就由你来执行巫天良的死刑,然后再来收拾那些顽固不化的家伙,准备执行吧。”莫克兴奋地说道:“是。”说完就把巫天良摆在了正对大厅门的位置,然后就大声说道:“巫老板,你想不到会有今天吧,这里的兄弟姐妹们可都在看着你哟,那些被你害死的兄弟姐妹们都还在等着你呢,我要行刑了,你还有什么遗言就快说,否则我就要开始了。”巫天良在我说让莫克对付他时就开始全身发抖,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哪还能说什么遗言,莫克见他没什么话说,只是坐在那儿全身发抖,就举起自己的大剑砍向了巫天良的双腿,在巫天良的大叫声中砍下了他的头颅。巫天良被斩首之前,他发出了死亡之前最后的哀号,这一声惨叫标志着旺财奴隶市场从此从大陆的历史舞台上消失了,当巫天良被处死后,大厅里的贩奴军明显再次陷入了恐慌之中。见到此效果,我大声说道:“等我数到三时,你们再不投降的话,你们想投降我也不会接受,到时我就一个不留的把你们全部杀掉,现在开始计数,一……二……”当我数到二时,几个胆小的贩奴军从窗口跳了出来,但马上就被里面的其他的贩奴军成员射成了刺猬,见此情形,我知道今天已经不可能和平解决了,而且这些贩奴军成员也不好处理,于是我说道:“三……”这时里面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说道:“你别做梦了,就算你今天杀了我们,比斯麦尔先生和大公子会为我们报仇的,比斯麦尔先生早就知道你欧阳飞云没安好心,要算计我们,因此今天专程去找大公子了,呵呵,等比斯麦尔先生和大公子一回来,就是你们的死期了,哈哈……”听到他的话,我记起了这个人就是当时收赌资的那个斯诺,也知道比斯麦尔已经成功的逃离了奴隶市场,于是我再无顾虑地说道:“你应该是奴隶市场的四总管斯诺吧,告诉你一个消息,比斯麦尔先生是我的人,现在他已经按计划去监视巫朗了,等我杀了之后,他就会怂恿巫朗回来救你们,到时我再给他来一个偷袭,奴隶市场就会真正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你们就别指望了,现在我就让你们看看和我作对的结果。”我稍微停了一会儿,然后不紧不慢地念道:“伟大的大地女神,我以您忠实信徒的名义向您请求,请求您借给我你无尽的力量,让大地上的一切为之颤抖,让……土之禁咒——无际深渊。”当我念完咒语之时,奴隶市场中心的大厅整个落入了地下,在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不见底的深坑,从深坑中还传来了几声贩奴军们最后的哀号,不久地面的深洞就消失了,地面重新变成了一片平地,而其上的建筑已经彻底地消失了。近卫队的成员和那些角斗士一阵欢呼开始庆祝起来。而周围能看到大厅消失的房间里的奴隶们有的露出了欣喜,有的则开始流泪,有的还是和以前一样面无表情,还有的干脆还往常一样睡着他们的觉,周围的一切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见到近卫队和那些角斗士的表现,我知道我已经成功的在他们心中树立了我的形象,这一战我们取得了完美的胜利。于是我让他们把所有奴隶的手铐和脚镣都打开,然后让他们全部到广场上集合。

  在4月25日 “加速度亿邦产业互联网云峰会”,捷配CEO周邦兵先生接受了媒体采访。介绍了如何通过协同制造,实现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的融合。

,,香港一肖中特网站

上一篇:”杰轻轻在紫媚的额着落下一吻

下一篇:没有了